爬虫类

hoho

【喻黄】寒宵

天天生快!!

一篇非常清纯的文!我竟然不开车,都不像我了!

惯例OOC

字数7300+

 ——————————————————————————————

 

喻文州端着盒饭走进晚自修还没有开始的教室。班里人正在说着什么,喻文州便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在聊什么?”

郑轩斜坐在座位上,大概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就冲到教室里来了。他看到喻文州进来举手打了个招呼:“班长!”

一个女生趴在桌子上笑嘻嘻地说:“没什么,在聊八卦呗!”

对于学校里的八卦,像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谁谁谁又向谁谁谁告白了,喻文州一般是没有太大兴趣的。听一听可以,但他从来不会刻意去了解,也很少加入话题。

喻文州走到座位上拆开盒饭的塑封,拿出筷子,在揭开盒饭塑料盖的“刺啦刺啦”的声音中听见身后一个女生兴奋地说:“哎你们知道不,沈晗告白了!在篮球场边上当着好多人的面说的!”

喻文州拆开筷子和勺子的塑封。沈晗是他们年级的级花,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校花了。她也经常是学校迎新会或者元旦文艺演出的主持人,在学校里是个名人。喻文州自然也多次听到过她的名字。按照往日的印象,她虽然有点高傲,却也是个大胆的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

班上一个男生问:“啊?向谁啊?”

女生跑过去用练习本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这你都不知道,你整天沉迷于学习啊?当然是黄少天了,这还用说嘛!”

听到黄少天这个名字,喻文州感觉自己的耳朵有种微微的麻痒。

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同样非常熟悉。

他与黄少天的第一次见面,当然可能是他单方面印象中的见面,是在教室前的走廊上。黄少天是他们班隔壁班级的人,有一次放学喻文州从教室出来,恰巧看到黄少天背着书包从教室门前经过。女生一般都喜欢在书包的拉链上挂个小玩偶什么的,男生的话……呃男生一般不挂;黄少天他竟然在拉链上挂了个指甲刀?

喻文州有点忍俊不禁。

黄少天成绩优异,长相出众,体育又好,在女生眼中简直是完美的存在,再加上性格活泼热情,与男生也打成一片,差不多整个年级的人都对他有印象。

但是,喻文州对他的印象更多是关于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喻小玉。

他是小玉的绯闻对象。

 

妹妹小玉与他不同,是个性格开朗热情的人,常常会请同学来家里做客。这其中就包括了黄少天。当然,也不会是单独让黄少天来家里。

某一个周末,喻文州做完作业,便跑到书房看了会书,接着上网下载了一部一直想看的电影。

他刚刚看了个开头,忽然从身后传来叩门声。

“我可以进来吗?”

喻文州回过头,看见一个长相俊秀的少年,并不特别高,但令人感觉身体修长,头发并不是纯黑,大概有一些泛着棕色,然而也不像染过的样子。他的脸上带着礼貌的问询。

是黄少天。

喻文州点点头,“进来吧。”便转回头看着屏幕。

他听见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响起,在他斜后方停下。他想,黄少天大概是在参观他们家的书柜。果然,之后他便听到一声“我可以翻一翻这些书吗?”

喻文州答一句,“嗯,当然可以。”并没有转过头。

翻书的声音响起,然后又归于宁静,只有耳机里电影的音效与人声。

大约过了几分钟,喻文州忽然觉得椅背有一些向后倾斜。他抬起头一看,见黄少天一手撑着他的椅背,正专注地看着他的电脑屏幕。察觉到他的目光,黄少天低头看了一眼,连忙松开手,“啊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喻文州说没事。

“这个电影我一直想看的来着,就是没有时间看,有时间的时候都忘记了这件事。听郑轩说特别好看,我就一直念念不忘的。”

声音听起来很有活力,非常有感染力,让人感觉到他是真的对这部电影感兴趣。

喻文州笑了笑,椅子往左边挪了挪,“要一起看吗?”

黄少天好像十分惊喜的样子,“可以吗?那谢谢了啊。”

“你随便搬一个椅子过来坐吧。”

“哦好啊。”黄少天说。他从书柜后面搬过来一个椅子坐在喻文州右边。喻文州摘下左边的耳机分给他。

黄少天并不是看电影很安静的类型,相反的,他还有一些吵。但他说的话都是跟电影有关,大多是一些犀利的吐槽,偶尔还有对情节安排、故事寓意的看法。喻文州与他的看法时常不谋而合,一般是黄少天长篇大论地发表观点,喻文州一针见血地评论。

两人聊得十分愉快,不知不觉电影就放过了大半。

“对了,”喻文州忽然想起了什么,“你怎么不跟他们在楼下玩?”

黄少天调皮地吐吐舌头,“他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不外乎是那些八卦,指不定还会大冒险中枪。他们肯定想让我和喻小玉做什么,哎呀……”

喻文州微笑地听着。

这时候小玉跑上来,“哎呀黄少原来你在这里啊!我们玩狼人了你要来吗?……哥你也来吧!”

“等我们电影看完!”黄少天挥了挥手。

 

喻文州自认为还算擅长察言观色,也能够一脸纯良地骗人。但这些都比不上黄少天浮夸搞笑的演技。他在竞选警长的时候总能以惊人的语速发表长篇大论,但是内容却让人哭笑不得,诸如“啊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惩恶扬善当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再比如“我是一个厨师,不选我你们就没有饭吃”等等等等。喻文州玩了两局就退居幕后当起了主持人,一边笑着旁观黄少天精彩的发挥。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好像浑身上下都充满着闪光点,让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步履浮动。

 

某一天喻文州和小玉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看书,他心血来潮地忽然问了一句:“黄少天是你的男朋友吗?”

问完他就后悔了。虽然小玉是他的妹妹,可是他从来都不会过问她的感情生活,这样忽然的发问显得怪异而突兀。

“呃,不是啊,只是他们传的而已啦……哥你怎么会问起这个?”

喻文州低下头,在书沿上捏了一下,“没什么,有点好奇。”翻过了一页。

虽然小玉否认了,但他却看见她发红的耳廓。

不知为什么他有种莫名的失落。

 

喻文州吃着他的盒饭,忽然听见头顶上有个声音说,“咦?你竟然在吃秋葵?哇喻文州你怎么这么重口味啊连秋葵都吃!那你是不是没有不吃的东西啊?”

喻文州刚从思绪中抽身,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嘴里含着勺子,怔怔地望着靠得很近的黄少天。靠得这样近,他可以看到黄少天长长的睫毛在夕阳下泛着光,琥珀色的瞳仁正将视线从盒饭转移到他脸上。

黄少天见他怔怔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喂你傻啦?”

喻文州回过神笑了笑,“你不要自己不吃秋葵就把秋葵列为全民公敌。”

黄少天无奈地撇了撇嘴,“算了你吃吧,我不阻止你哦,后果自负。”

黄少天经常来他们班找郑轩玩。据说他和郑轩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总是被郑轩嫌弃话唠,不过关系一直很好。黄少天几乎每天都来,经过他的座位时偶尔会跟他说几句话。这让喻文州心里悄悄的有一些欣喜。

班里人见到刚才口中的绯闻男主角登场,纷纷激动地起哄起来,一个男生还直接朝他喊:“黄少你答应了没有啊?”

黄少天似乎是故作迷惘状,“答应什么啊?”

“哎你别装傻!那喻小玉你打算怎么办?”

“……”

再多的喻文州并没有听到。

在接近答案的那一刻,他承认自己感觉到害怕,觉得手脚冰冷。他端着吃完的盒饭快步走出教室,余光撇到黄少天正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离开。

 

他和黄少天不过算是点头之交罢了。

他又在期待着什么?

 

 

 

高三课业繁重,但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周末家里也常常是喻文州做菜。

临近高考的某一个星期天傍晚,喻文州买菜回家,经过小区门口的花坛时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加快步伐走过去。

果然是料想中的那个人。他正蹲在花坛边上,手里正轻轻地抚摸着一只猫,表情非常专注,看起来有些严肃。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喻文州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来找小玉?”

他的心情如同此时的天气,乌云聚拢在他的胸中,似乎要落下雨珠来。他甚至想在黄少天说话之前开口说谎,告诉她小玉不在家,黄少天并不会发现真相。

他也知道是自己的嫉妒心在作祟。

“哦,不是,我恰好路过而已。”幸好黄少天在他开口之前说了这句话。

喻文州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厌恶自己刚才的虚伪。不过他也从黄少天的表情发现了一丝异常。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黄少天有些吃惊地看着他,末了站起身坐在身后的花坛旁,垂下眼眸,“嗯……”

喻文州在他身旁坐下,半开玩笑地说:“怎么了?和女朋友吵架了?”

黄少天赶紧抬头看着喻文州说:“我哪来的女朋友。”

喻文州笑了笑,又不自主地往他不希望的方向想。

“那是……和小玉吵架了?所以不敢进去?”

“哎我不是说了我正好路过嘛!”黄少天的声音听上去有点不耐烦。喻文州有些惊讶地抬头,看见他的眉头紧锁着,似乎是生气了的样子。

糟糕了,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惹他生气了。

忽然一滴雨打在他脸上,紧接着雨柱倾泻而下,砸在地上、屋顶上,发出细碎的声音。

仿佛有一千只蜜蜂在他脑海里嗡嗡作响,让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好像要被这场大雨淹没。

喻文州“腾”地一下站起来,他没有带伞,打算让黄少天随他到家。这时他万分庆幸刚才的谎言没有说出口。

却没想到黄少天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声音在细密的雨声中竟带着哭腔:“我爸妈都不要我了,连你也……”

喻文州一下子怔住了。

他转过身,搂了一下黄少天的肩膀。

“少天,我不走,我会留下来陪你。”

“你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

黄少天俯下身趴在自己的膝盖上,哭声淹没在铺天盖地的雨声之中。

 

喻文州把黄少天带回了家。两个人落汤鸡的样子把喻小玉吓了一跳,赶紧把两个人都轰到浴室。

两人轮流洗了澡后,黄少天穿了喻文州的睡衣。洗完澡后他看起来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不再像雨中那样脸色苍白,这让喻文州松了口气。

晚上黄少天打算在喻家留宿。父母不在家,喻文州本来想让他睡在自己房间,自己去父母的卧房睡,却被黄少天叫住。

“呃……喻文州,要不还是一起睡吧。”

黄少天挠了挠头,大概是觉得这么大了还要人陪着睡十分不好意思。

喻文州善解人意地笑笑,同意了他的请求。

此时他对黄少天担忧多过其他的心思,待到躺在床上,才发觉自己正与心里藏着的那个人同床共枕。

黄少天正背对着他躺在身边。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看到他被水濡湿的发尾,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芬芳,心跳有些超速。

但是,黄少天好像又已经恢复了平日里活泼开朗的模样,好像又涂上了一层保护色,仿佛刚才那个脆弱的他只是一个假象,仿佛这个假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他近在眼前,却又重新变得触不可及。

 

 

高考顺利地过去了,并不是无风无浪,仍是几家欢喜几家忧,然而都已经成为过去的事。

小玉的班级组织了毕业旅行,问喻文州要不要也跟着去。

喻文州看了一下日期,时间正好和自己班级的毕业旅行错开。他本来没有多大兴趣,却在看见参加名单上的“黄少天”的时候改变了主意。

 

毕旅的目的地是海南。

当黄少天看到喻文州也参加之后,似乎很高兴,过来跟他打了个招呼。

那天的事情他并没有多问,黄少天也没有多说,两人之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沉默,但喻文州却感觉到黄少天收到了他的安慰。

不过也仅此而已。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那一次的意外而变得更加亲近。喻文州明白,那天的他只是暂时的把他当成了避风港,待到风浪过去,两人之间又会退回到原先的距离。

参加的人并不多,加上喻文州也不到二十个。一行人找了一个离海边还算近的青年旅社,为了省钱定了两个八人间,男生一间女生一间,恰好住满。

晚上一行人去沙滩边。天还未完全暗下,还可以看到海浪轻轻抚摸着岸边的泥沙。沙滩上人并不算特别多,还有一个烤鱿鱼的摊子,旁边围着一些人。

几个人打闹着,喻文州无意中瞥见几个女生聚在一起,小玉正站在她们中间。

她们把她推了出去,小玉回过头嗔怪地说了几句话。

喻文州一下子明白了他们的意图。

他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小玉的肩膀,“去吧,加油。”

小玉鼓着脸瞪了他一眼。

接下来的事情十分顺理成章。黄少天也被众人起哄着推出来,小玉跑上去拉着他跑到了一块岩石后面。男生们纷纷不怀好意地笑起来。

把自己深藏于心的宝物亲手让给别人,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妹妹,喻文州的心情十分微妙。

一方面他希望妹妹能够顺利……

不,这不是真心话。

喻文州倒退着走在沙滩上,看着那块巨石离他越来越远。海浪亲吻他的脚踝,感觉又凉又痒,他索性停下来坐在海边。

海风吹拂着他额前的头发,有几缕挡住了眼睛。他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他不是最先喜欢上黄少天的那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可是他对小玉却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仿佛是惦记着不该惦记的东西。他又嫉妒妹妹是个女孩子,可以光明正大地说出自己的心意。

吹了一会海风,他感觉头脑有些发昏,正想站起来返回,却见黄少天正向他走来。

他坐到他的身边。

两人没有谁说一句话。

就这样沉默了几分钟,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开口,“刚才小玉的告白,你接受了吗?”

黄少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又仿佛想起什么来的恍然大悟,“我还以为你不是会关心这种事的人……呃,如果不是你妹妹的话。”

喻文州心跳得很快,一阵阵热流冲上头脑。他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却又惧怕那个答案。他不得不扼住手腕,害怕自己一时冲动说出什么。

“……我跟她说先考虑几天。”

喻文州垂下眼眸,松开了抓住自己手腕的手指。

知道答案的那一刻他并不如想象的痛苦,却是有一种坠落悬崖时失重的快感。

“不过我其实打算拒绝她的,但是当时那个情境下不太好说。”

喻文州讶异地抬起眼,仿佛一下子抓住了抛下的绳子,噗嗤一声笑出来:“我可是她哥哥,你这样说不怕我打你吗?”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感情的事情一厢情愿怎么行。我也并不讨厌喻小玉,只是不想强求自己接受她的心意。这对我们两个都不好。”说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垂下了眼眸。夜色渐深,华灯初上,喻文州有些看不清他的神情。

他没有说话。海潮细碎而又宁静的声音替他回答。

喻文州有些后悔那个雨天,他没有抱住黄少天,将他湿漉漉的脑袋埋在自己柔软的腹部,让他的眼泪尽数洒在他的衣服上。这恐怕是让黄少天敞开心扉最好的时机,然而他却没有把握,也不敢把握。

胆小鬼,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唉……”黄少天故作轻松地叹了口气,“喻文州你没有谈过恋爱吧?像你这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应该不会有我们这种凡人的烦恼……”

喻文州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像你的话,应该有不少拒绝的经验吧?”

黄少天笑着回道,“你不是应该也有吗?我们班有好几个女生喜欢你……不过看你正经的样子没人敢来告白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听着海浪扑上沙滩。

蝉在夏夜鸣叫。

 

“黄少,喻班长,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几个男生气喘吁吁地跑来,其中一个打趣道,“黄少,你和大舅子在这里幽会,你让你老婆怎么想……”

“去去去!”黄少天像轰赶鸭子一样把他们轰了回去,“谁是我老婆,瞎说什么!你们这样说经过我同意了吗?!”

几个男生笑着跑开,纷纷说着“黄少害羞了”,被黄少天笑骂着追打。

 

 

几个刚成年的少男少女十分兴奋地找了一家附近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吧,要了个包间,点了几打啤酒和一些鸡尾酒。

喻文州点了一杯长饮,坐在包间不太起眼的角落。黄少天则是坐在沙发的中央,被众人簇拥着,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他们又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不仅仅是黄少天,喻文州也被拖着加入。

喻文州运气还算好,基本上没有被抽到。黄少天运气就不那么好了,屡屡中枪,其中一次还是要亲在场的一个人。

黄少天在众人的起哄声中一脸懵逼。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却没想到黄少天将目光转过来与他对视了几秒。

喻文州愣住了。

接着黄少天又飞快地转开目光,指了一个平时关系好的男生,扑过去亲在他脸上,亲完了大声哀嚎:“哎我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在众人“你的初吻原来还在啊?”的惊呼声中,喻文州加快的心跳逐渐平复。

刚刚那一瞬间,还以为黄少天要选他。

 

在随后的某一轮中,喻文州终于中枪了。他选了大冒险,内容是对8号进行深情告白。

“8号是谁?快站起来!”

黄少天笑着站了起来。

这次轮到喻文州懵了。他的手指不自觉地微微用力,握着他手里的卡片。

他深吸一口气。

“遇见你是我的荣幸。”

“啊?就这样啊?”众人十分失望地大喊,被黄少天笑着呵斥:“你们让他跟我一个男生告白,他没有笑场已经很好了,还要求那么高!”

“那黄少你的答复呢?”

“啊?还要答复?”

黄少天撇撇嘴,清了清嗓子,笑得十分灿烂,“喻文州,我也是。”

他的笑容仿佛夜空中的烟花一样美,虽然转瞬即逝,却好像灼伤了喻文州的视网膜,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这样就足够了。喻文州想。此后便要各奔东西,该为他们的相遇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事情却并没有这样简单地结束。最后一轮,喻文州又中枪了,这次的对象是喻小玉,喻文州选了真心话,内容却是让对方随便问一个想问的问题。

喻小玉直接来了一记直球,“哥,你有没喜欢的人啊?”

也许是酒精终于起作用,或者是被黄少天紧张兮兮地期待着答案的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待到喻文州回过神来,他已经将话说出口。

“有啊。”

“诶?!!!!”

在场的人又兴奋起来,“没看出来啊,没想到喻大班长也有自己的小秘密啊!”

黄少天笑嘻嘻地跑过来凑到他旁边,“喂,喻文州,那个人是谁啊,来悄悄告诉我。”

太近了。

黄少天带着酒气的湿热的呼吸喷到他脸上,嘴唇快要触碰到他的脸颊。

喻文州有些刻意地躲开,躺倒在沙发的靠背上捂住眼睛,“不好意思……我不能说。”

完了,他好像有些失态。

前方传来黄少天失望的声音,“唉,连我都不说,真不够义气。”

喻文州挪开遮住眼睛的手,黄少天已经转身离去。

这场宴席,也要散场了。

 

 

躺在旅社的单人床上,喻文州有些失眠。

黄少天就睡在他的上铺。

喻文州想,他刚才为什么不趁着酒意告白,将黄少天压在沙发上狠狠地亲吻,看他惊慌失措的样子……然后装作是开玩笑的样子?

不,他做不到。

喻文州自嘲地想。

就在这时,上铺传来了一阵响动,紧接着黄少天从梯子上爬了下来,穿上拖鞋轻手轻脚跑到卫生间,一阵水声过后又跑了回来。

黄少天站到床前,推了推喻文州:“喂,你睡了没有?”

喻文州睁开眼睛,“还没睡着。”

“哦……那你的床借我挤挤好不?我之前酒喝太多了,估计一会儿还得上厕所。”

喻文州顺从地答应了。

黄少天带着沐浴露清香的身体靠了上来。

旅社的单人床不小,但也不算大,两个人躺着勉强可以翻身。

黄少天又一次背朝他,躺在他身边了。

喻文州想,这是他们第二次同床共枕。

但是今天有一些不同。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喻文州的神经有些兴奋。黄少天的头发翘起来了,他想伸出手去为他摆弄一下,却在手指触碰到发梢时如同触了电一般收回来。

喻文州翻过身面对墙壁,自嘲地想,他果然是一个胆小鬼。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喻文州有些朦胧的睡意,耳旁忽然感觉到一阵湿热的气息。

“喻文州,你睡了吗?”

喻文州有些迷糊,权当是梦中的声音,便没有回答。

直到嘴角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

喻文州一下子惊醒了,迅速地翻过身来,见黄少天还撑着身体一脸错愕地看着他。黄少天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慌乱,连忙往后缩了缩,却不想直接撞上了扶梯。

“咚”的一声。两人都十分惊慌地不敢再发出动静,直到室内再没有声音,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黄少天转过脸来,垂下眸子看着他,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慌乱。

在一片寂静中,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仿佛要冲出胸膛。

他伸手揽住黄少天,将他揽入自己的怀中。

“少天,睡吧。”

 

——End——


评论(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