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虫类

hoho

【喻黄】Timeless Melody

开的车真难吃,伤心。

————————————————————

他知道她暗恋他很久了。

无论是上课时候悄悄的却又甜蜜的眼神,对视时快速移开视线的慌乱,以及班级其他同学的起哄。

黄少天有点无奈。这个事情其实很难处理,因为毕竟高三的学生,喜欢的对象又不是别人,而是数学老师;人家也只是暗恋,也不好明示暗示地跟她说不要早恋,更不好当面跟她挑明说:“歪,我知道你喜欢我好久了。”免得造成对成绩的影响。

喜欢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分对错。

这一天下午刚刚下过雨,屋檐上时不时滴下两三滴雨水,办公室旁边有个小露台,上面三三两两的水坑,地面上一半荫蔽一半被太阳晒着,一面湿漉漉一面干燥,远处的高楼在雨后的阳光下,玻璃反射出耀眼的光污染。

黄少天叹了口气。

唉。

他翻出放在抽屉里的粉红色情书,上面一个小角落写着他的名字,依照他的职业素养,能够一眼就认出她的字迹。

头顶飘过来一个半透明的物体,紧接着仿佛感受到那封信的恋爱酸臭味,团团的红云围住了黄少天的手。黄少天气的差点跳起来,“哎你们别乱起哄!滚开滚开!”边挥了挥手,吓得那群红云四散,再也没有踪影了。

黄少天又坐下,心想,该背的锅还是要自己背,总不能让隔壁老韩背……(不,关那个收钱包的什么事)总之他拆开了信封,倒出折得很整齐的信纸。

上面洋洋洒洒满是女孩子的细细的心思,就这样曝露在空气下,黄少天都觉得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比如夸他勤俭持家,不像别人一样贪图方便叫外卖;比如夸他心思细腻,板书错误极少——但是他的“爱心便当”都是喻文州同志做的;而且板书,其实是他写错了都会被喻文州发现……就这样罗列了一大堆他的优点,他一看有三分之二都是在夸喻文州。

好极了,他们可以组合出道了。

忽然右肩上一阵阴凉,他就知道出去瞎转的喻文州已经回来了。

两个人默默地把这封情书看完了,黄少天默默地把信纸折好收到信封里,默默地喝了一口茶。还是喻文州先开口:“少天,你打算怎么办?”

黄少天见办公室没人,白他一眼直接开口道,“还能怎么办,我都有你了我还能接受吗?”

喻文州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夸奖,整个人冒起了粉红泡泡——别误会,是真的粉红泡泡,还响起了甜蜜蜜的BGM——这次黄少天什么都没管,接着说了下去,“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毕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还不好问其他的老师,怕对同学造成影响……真难搞,哎喻文州你说怎么办。”

喻文州自顾自浮到了黄少天旁边的座位上,“你先找她谈个话吧,我在旁边帮你看着。”

 

黄少天与女同学的谈话进行得并不顺利,好几次她情绪激动,黄少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是喻文州教他要说什么话,怎么做,才让女学生平静下来。黄少天中途隐晦地提及了他有家室(并且家室就在旁边)的情况,见到女学生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好像失去了人生希望无法高考一样,就挺狠不下心。这么往复几次,谈话还是无果。

开车回家的时候喻文州坐在副驾驶座,“要不下次我附你身帮你看看。”

“哇你还会附身?我还以为你除了自带背景板自带BGM没有什么特殊功能呢,没想到喻文州大仙这么牛掰,佩服佩服。”

喻文州叹了口气,“你忘记了吗?你中考还是我帮你考的。”

黄少天噎了一下,他还真的不记得了。

不过那段时间的记忆确实也特别混沌,他确实记不起考试相关的任何事情。

“你当时发烧了,求我帮你一次。”喻文州说。就是副作用有点大,直接加重了黄少天的病情,导致他好久都没下床,弄得喻文州非常愧疚。

黄少天抿了下嘴,“好像是有那么回事,我好像……呃我为什么发烧来着?”

“你在泳池里睡着了。”

“……喻文州你把我刚刚买的包子喂我一个,来来来……”

 

黄少天与喻文州的相遇其实还算比较平淡。黄少天自出生起就能看到空气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度被以为精神失常,小时候看了好久的医生。后来他学乖了,碰到这些奇怪却又不像幽灵又无害的东西不再大惊小怪,便没有人再发现他的异常。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十岁。

某一天夜里醒来,看到床边坐着一个跟他年纪相仿,身量相差无几的少年(?),还是以半透明状态漂浮在空中,他差点吓得冲出天穹。当他醒来的时候这个不明生物自动播放了东方红的BGM,在朝阳略有些刺眼的光下笑眯眯地说,“少天,早上好。”

据这个不明生物自我介绍,他叫喻文州(这是他给自己取的人类名字,并且为了不吓到黄少天还给自己设计了人类造型),平时在空气中漂浮的玩意儿都叫精灵,吸收天机精华而生,跟植物没啥两样,只是普通人看不见而已;而他比较特殊,有自己的意识还能选择性地与人交流,被黄少天吐槽是天地精华不小心孕育出的巨大精灵。

从此黄少天的生活中就有了喻文州。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年哪一月开始,两个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的人(其中一个并不是)有了更为亲密的关系。

 

 

可能是气温转换太快,加上最近颇为麻烦的烦恼事,好几年没生病的黄少天竟也得了感冒。低烧起来真是浑身无力,不得已的他请了一天的假,找了别的老师替他代课。

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脑子晕乎乎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出去,想偷袭一下厨房里忙着给他熬粥的喻文州。

结果当然是失败了。

他被赶回卧室,躺到床上之前却忽然拉住喻文州的衣袖。

“……文州,我想做。”

喻文州颇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回道:“你还在生病,这样对你身体不好。”他体质偏凉,觉得恐怕会加重黄少天的病情。

“没事,”黄少天笑了笑捂住眼睛,“人工降温或者运动发汗,哪个都有利于退烧。”

喻文州忍俊不禁,隔着黄少天的手吻了他的眼睛,“那等我一会。”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7293770798624


(瑟瑟发抖)

评论

热度(67)